林欢 白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《穿越农女:带着弟妹发家致富》最新章节

小说:穿越农女:带着弟妹发家致富

小说:古代言情

作者:南溪湾

角色:林欢 白安

简介:本是富家千金,天才少女,一朝穿越却成为农门长姐,爹入狱,娘病倒,弟妹幼小,又家徒四壁,怎一个愁字了得……但再苦再难怎能难倒不服命运的天才少女呢?开启外挂的逆袭人生,又有怎样的际遇?咦,那个又帅又高冷的小和尚怎么还俗了?那个又病娇又臭美的公子怎么对长姐投怀送抱?那个又飒又喜欢炫酷的小将军怎么对长姐傻笑?

穿越农女:带着弟妹发家致富

《穿越农女:带着弟妹发家致富》免费阅读

在一座红色的大寺院所在的山脚下坐落着一个幽静的小山庄,远远望去陶瓦的屋角掩映在葱葱茏茏的树木间。

山庄尾的一座旧屋里,窗外,雷雨交加,狂风呼啸。窗内,一个小女孩无助地坐在床边的地上,那不时的啜泣变成持续不断地低声哭泣。

床上的人似乎是被哭声又或是被外面狂风暴雨的声音吵醒。

“嗯–”她发出一声压抑的痛苦的唏嘘,随后睁开了沉重的眼皮。

“长姐–”听到响声,地上的小女孩惊喜地叫出来,赶紧趴到床边。

刚醒来的林欢抬眼看着面前的小女孩,六七岁,扎着两个小丸子,衣着单薄,衣服洗得发白,正睁着明亮的眼睛看着她。泪痕还挂在脸上,眼睛哭得红肿。

林欢想到自己不是坠下悬崖了吗?她以为自己死了,难道自己被救了?

“长姐,你醒了,好点了吗?”小女孩的声音打破林欢的思绪。

林欢觉得全身疲乏无力,她撑着床板坐起来,不对,自己怎么拥有这样的小身板?

定眼看向自己所穿的衣服,古装,再看向小女孩,果然也是,只是灰扑扑的布料,林欢刚才没注意到。

“这是哪里?”林欢问道。

“姐姐,你怎么啦?这是家里呀。”

林欢惊疑地望向四周,屋中间的木桌上点着一盏油灯,幽暗的灯光照得墙面发黄,破旧的家具屈指可数,用一个贴切的词来形容——家徒四壁。

林欢不得不承认自己穿越了。

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林欢问道。

“你在山上采药时,从石崖上摔下来。幸亏丹霞寺路过的师傅发现,把你送到智能大师处救治,并把你送回来。”小女孩虽小,却口齿伶俐地叙说道。

“也是坠崖?”林欢若有所思。

“嗯,你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了,我不知道怎么办?真是佛祖保佑!长姐,你终于醒过来了。“小女孩说着又红了眼睛。

“我醒了,你放心吧。”林欢安慰道。

此时,原主的记忆涌了上来。原主名叫白安夏,今年十一岁。眼前的小女孩是她的妹妹,叫白安满,今年七岁。

之所以坠崖,是因为有人又拿着按着他父亲手印的借条来找她要钱。她陷入回忆。

要从三年前说起,原主的父亲本来是凤阳城里有名的酒楼——安阳楼里的跑堂,不知道什么原因入狱,还欠了一身债。母亲因此一病不起,家里变得一贫如洗。

经常有几个混混上门讨债,她们一家雪上加霜。

后来还是外祖父不忍心母亲和幼弟受苦,来把母亲和幼弟接走。至于原主姐妹俩留下,是因为舅母不愿家里白养那么多人,外祖父无奈,不敢接她们一起去凤阳城。

白安夏所住的村庄叫白家庄,附近还有几座村庄,因为在凤阳城的近郊,所以这些村庄虽在山里,乡亲们的生活还算温饱。

原主平时在家种田,空闲的时候就上山采草药,然后卖给丹霞寺釆购的小和尚,换些钱维持姐妹俩的生活。

这次她要上山前又遇到来讨债的,还放狠话,不还就让她姐妹俩去卖身抵债。原主便心事重重,失魂落魄,才致不小心跌落山崖。

红色的大寺院叫丹霞寺,在村前的凤凰山上,寺庙很有名。寺里的一位高僧——智能大师,他的医术很高,但只给附近的村民看诊,其他人找他看病还得看造化。

再说林欢自己,本来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千金小姐,也是毕业于名牌大学的天才少女,多才多艺,前途无量。

但由于不喜欢看到在自己面前总是虚情假意地扮演慈母的后妈。毕业后就选择去边远地区支教。

未料,在一个倾盆大雨的夜晚,自己支教的学校附近发生山体滑坡,前去帮忙救人,回来的路上,因为大雨夜,视线不好,加上山路难行等原因,自己开车失控,不幸坠崖。

可能老天爷看到她见义勇为的高尚品质,再给她重生的机会。

这里叫东浩王朝,林欢确定这个地方是华夏历史中没有提及的,人生第一次感到迷茫。

收回思绪,林欢接受了新的身份,活着不易,且让她代原主好好活下去,并照顾好她的家人吧。现在自己不再是林欢,是十一岁的少女——白安夏。

她冷静下来,她伸展一下身体,还好,身体除了乏力之外,皮肤上有些擦伤外,没有什么大碍。

再看向床边的白安满,已经累得趴在床沿睡着了,小小的身体蜷缩着。安夏有些心疼地摸着她的头,这么小的人儿是如何经历这一天一夜的无助和悲伤的?

安夏轻轻地下床,把安满抱到床上睡觉,并给她盖好被子。

然后她在屋里转了转,首先入眼的是陈旧的床,挂着白色的帐子。垂首可以看到床底下有一个绣筐,里面放着一些绣线和手帕,看起来很久没有碰过。是原主的娘以前做的。

屋里除了两床、一桌、两板凳,还有一个木柜。柜子里有姐妹俩的几套衣衫,和一套男装,是原主父亲的,便再无其它。

再环顾四周,在墙角,她看到了一筐草药,原主之前采的。

她又转到小厨房里,简陋的灶台上有几个地瓜,除了一小碗盐,再没什么调味品。

安夏看到角落里有一个米缸,打开米缸,泛黄的糙米,且所剩的米已经不多了。

安夏的右手习惯性地摸着耳垂,看来上辈子不愁吃穿的她,来到这里,不得不为银子努力奋斗了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南溪湾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nsudaifu.com/xiaoshuo/23403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