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极品痞天神》黑白无常 向问天小说免费阅读

小说:极品痞天神

小说:玄幻

作者:云过客

角色:黑白无常 向问天

简介:一场新旧势力的交易,一场高低修为的争夺,一场内外思想的竞争,天界暗流汹涌,多方势力蠢蠢欲动,一场惊天动地的改革正在发生,看痞仙如何玩转仙界。

极品痞天神

《极品痞天神》免费阅读

森罗殿,湿气逼人,恶臭阵阵。

判官正襟危坐,吸了一口地府秘制解乏茶,抿紧嘴巴并未下咽,似乎只为滋润喉咙,发出咕咕声响.稍作歇息,方才咽下.

殿下跪着一人,暂且以人称之,因为过了判官这一关,是仙是魔,全凭造化.

瞧这人装扮,蓬头垢面,胡渣如丝,眼圈乌黑,就似涂了浓墨一般,与国宝熊猫双眸相比,有过之而无不及.不过衣服倒还算得体,西装革履,有成功人士之风范,与装容形成让人捉摸不透的反差.

“殿下跪者姓甚名谁?”

判官斜视那人一眼,漫不经心问道.

平日判人无数.其中不乏十恶不赦者,亦或丰功伟赫者,当然也有不明不白者.不论何种,在判官眼里,皆是过眼云烟,无足轻重.可判官却经常向十殿阎王自夸,自己审判过程不偏不移,众生平等.如此百无聊赖的问题,从他嘴里说出来,却是这样的冠冕堂皇,想必十殿阎王没有哪个愚拙到信以为真的地步.

“向天问.”

那人念念叨叨嘣出来三字.

听到如此姓名,判官先是一愣,紧接着忍不住侧脸偷乐.

“事到如今,也就别再大言不惭去问天了,还是问问本判官,让你入十八层地狱,还是投胎做人吧.”

“本人生前安份守已,恪尽职守,不入天堂就算了,凭啥要入地狱?”

向天问声音有气无力,神情似醉非醒,耷拉着脑袋,自始至今,还未瞄过判官一眼.

“安分守已?就你也配?”

判官甚是所恼,一来是因为向问天的懊慢,二来是对向天问的生平愤恨不已.

“世上掌柜千千万,为何你这般浑蛋?”

“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.”

向天问依旧是无精打采,大病未愈的疲态.

“黑白无常,愣着干嘛?把这小子的脑袋给本官架起来,如此下去,非得本官整出颈椎病不可.”

判官扭了扭脑袋,不耐烦地冲二位无常吩咐道.

黑白无常办事倒也雷厉风行,转身拾起两根木棍,绑在一起,架着向问天的脑袋,场面就像是囚犯将头颅搁置断头台一般,甚是滑稽.

“本官问你,前阵子一对夫妇亡魂跑来申冤,告你谋财害命,此事为何?”

判官义正辞严,不拿出点真凭实据,还真不好对付.

“那女的过生日,男的在我店里买了鲜花.”

向天问慢条斯理的描述道.

“你给人家发了啥?”

“花圈.”

“花……”判官甚是生气,”人家生日,你给人家发花圈,到底是何居心?”

“这事可不能怨我,两口子因此大吵不停,最终引出第三者,说起来我还是善事一桩,解决夫妻心头大患呢.”

向天问回答干净利落,狡辩的境界貌似到了登峰造极之境界.

“呸,你这叫狗拿耗子,人家两口子之间的事,与你何干?最后落得双殆命,你能心安理得?”

“打开始我便觉得那女的水性扬花,男的却一意孤行,我才故意试探,果真如我所料,那男的纯属自作多情,与我何干?”

向天问微微抬了抬头,貌似想挣脱木棍夹击引发的不适,神情依旧是半睡半醒.

“人家开网店皆是好评,你的尽是差评.人家要的铁锅,你发的是饭碗;人家买的是棉被,你送的却是毛巾.如此无赖掌柜,试问上至天庭,下至地府,还能找到第二个吗?”

“大哥,事情要看双面,话也要分两头.我店内换货率高,买家是麻烦了点,可是快递小哥开心呀.前两天一位快递小哥给我发来感谢信,说今年生意难做,准备关门大吉,谁想有位顾客在本店买了一次东西,快递小哥忙和了半月,若是多来几位这样的顾客,生意很快就峰回路转了.”

听到这里,一旁吃瓜的黑白无常,差一点没笑出声来,幸好被判官厉色制止,否则非得被其他鬼魂评判地府工作人员办事不严谨不可.

“少为自己歌功颂德了,既然这般优秀,为何会青年早逝?”

这下真是戳中了向天问的痛点.

只见他像触电一般,猛的抬起头来,目光犀利,注视着判官.

这般毫无征兆的反常,着实让判官吃了一惊,心跳加速不少,言语有些失控:

“你…你要干什么?”

“我想奉劝二位,不要经常熬夜,免得落得我这般下场.”

向天问转脸冲着黑白二位无常,意味深长的说道.

黑白无常闻言,面面相觑,满脸茫然.心里皆是疑惑,干他们那行的,白天也不能出来不是?只能是熬夜了呀.

“臭小子,别叉开话题.既然一个人不堪重负,为何不请员工?”

判官为了扭转局面,重重拍了一下桌子,愤声喝道.

“你当我傻呀?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招工广告就没缺席过,比我的上班时间还长.”向天问显得有些无奈,目光望向地面,若有所思的答道.

“那为何还是你一个人?”

这个问题不仅判官想知道,连身旁的黑白无常都竖起耳朵,期待得到答案.

正所谓重金之下,必有勇夫,哪怕工作再辛苦,只要薪酬给得高,依然有人奋不顾身而为之.像他这种活活被工作累死的,屈指都能数得出来.难不成向天问因为吝啬,不愿支付高薪?

那也不至于呀?有什么比性命还重要的呢?自己做个甩手掌柜,哪怕赚得少一点,也不至于双眼发黑,久累成疾,最终一命呜呼吧?

向天问思索片刻,不紧不慢的说道:

“现在的年轻人太过矫情,脸皮太薄,被买家骂几句就哭哭啼啼,成不了大器.”

“鹅鹅…”

黑白无常经过严格训练的,为了震慑鬼魂,向来面无表情,不苟言笑,就算遇到很好笑的事情都不会笑,除非是忍不住了.

试想一下,人家明明买鲜花,胆敢给人家发花圈,祖宗十九代恐怕无一幸免,不被人骂了个遍才怪.这样店铺的小二,得有多强的意志力.若不是跟向天问脸皮一般厚实,能混个试用期满都是难能可贵了.

“本官刚刚还觉得你可怜,现在想来,你这是罪有应得,自做自受.”

判官怒眼相向,气得咬牙切齿,若不是职责所在,真想跑下台阶,抽他两记耳光,试试这人脸皮究竟有多厚实.

原创文章,作者:云过客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nsudaifu.com/xiaoshuo/23409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